關於柯文建 (James Coleman)

   From San Mateo County ━━━━━━━━

我在San Mateo County出生和長大。我爸爸是聯邦快遞的員工。我媽媽是台灣移民,在Kaiser醫院擔任實驗室助理員。在工薪階層的成長經歷深刻地塑造了我的價值觀。在我5歲時,爸爸受了一次重傷,導致他腰部以下癱瘓,媽媽不得不打兩份工以維持家庭。爸爸在我記憶中的大部分時間裡進進出出醫院,後來他在我十幾歲的時候去世了。

我從小就體會到了禍從天降,生活不保障的感受。

這讓我想學習生物學,以了解人們如何從損傷中痊癒;這讓我想學習如何使我們的政府和醫療系統服務大眾,而不僅僅是少數大富人。通過我和家人的努力和堅持,我於南三藩市高中畢業,獲得了哈佛大學的全額獎學金,在哈佛大學我獲得了人類發育和再生生物學和政府系學位。

For San Mateo County ━━━━━━━━━━━━━━━━━━━━━━━━━━━

在 COVID 疫情期間,我看到疾患和災難如何不成比例地對我們社區的工薪家庭造成嚴重破壞——在住房、醫療、托兒和教育方面。我看到系統性種族歧視公共健康危機不僅是一種遙遠的不平,而且是我們自己社區中一個真實迫切的問題。我成功競選入市議會,為了我們的社區的改革、正義和責任,成為南三藩市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議員,也是該市歷史上第一位公開當選的同志議員。

我回到南三藩市,回到我長大的社區,為我們居民改善生活而服務。在市議會中,我看到我們面臨的許多問題是根本上系統性差異很大的問題。在社區的支持下,我領導通過了San Mateo County的第一個增加 5 美元疫情時薪津貼法令,在大流行期間幫助我們的基本雜貨店、藥店和食品零售工人。在我的領導下,南三藩市通過了該縣最嚴格的新建築建設環境影響規範,並正在建設我們自己的可負擔房屋,未來 10 年內將有超過 1 億美元的經濟可負擔房資金可以動用。預計南三藩市也將在今年 11 月對一項提案進行投票,該提案將為該市的每個家庭和工人提供全民免費學前教育和托兒服務,同時將教師工資提高到生活工資。

With The Courage to Act ━━━━━━━

在選入市議會之前,我是一名環保主義者和神經學科學家。我曾與以下團體合作:氣候教育聯盟、日出運動、哈佛環境正義本科生聯盟,和哈佛反對投資化石燃料。2021 年 9 月,我們成功推動哈佛大學將其 400 億美元的捐贈基金從化石燃料行業中剝離出來。我還在馬薩諸塞州總醫院的神經科學實驗室實習和研究,研究衰老和老年痴呆症對大腦的影響。

雖然San Mateo County和全州的生活成本飆升,但平均工資卻停滯不前。從未如此明確 – 我們需要採取大膽的行動來解決我們的許多問題,並創建一個工薪階層不僅能夠生存,而且能真正茁壯成長的社會。我競選州議會的目的非常明確 – 州政府不能只為有錢有勢的人服務。政府必須為我們所有人服務。我們可以一起建立一個屬於每個人的加州,並通過大膽的改革方案來解決我們面臨的許多問題,不讓任何社區或家庭陷入困境。

A Seat in The State Assembly Should be Earned, Not Bought ━━━━━━━━━━

我是這場競選中唯一拒絕接受大財團礼物或捐贈的候選人,因為我相信我們的政府務必馬上將工薪家庭的利益置於財團特殊利益之上。在對我們最重要的問題上,我向你保證,我有勇氣採取行動。

我很榮幸贏得您的投票!

-柯文建